新闻资讯

通过科学和创新,我们帮助各行各业的客户满足当今和未来社会发展的需求。

湿热环境下5G基站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分析

   次浏览   本站   2021-04-09

近年来,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引发的火灾爆炸事故频发,造成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锂离子电池热失控的原因复杂,例如热滥用、短路、过充、针刺穿透和挤压等,热滥用是主要原因之一。

移动基站基本属于无人值守机房,全国分布广且环境恶劣,基站供电质量差且容易中断,因此移动基站的后备直流电源迫切的需要高效的电池管理系统(BMS)进行管理及温度管理,保证后备电池安全、可靠的使用,同时尽可能的延长电池的使用寿命。

国内外学者通过实2验和数值模拟相结合的方法,对热滥用导致的锂离子电池热失控的机制和热失控行为进行了大量的分析。Ji等基于绝热量热仪、300 ℃烘箱加热实验,对32650型电池进行了热失控分析,提出了适用于热失控预测预警的温升梯度等特征参数。Feng等[3]通过对大量绝热加速量热仪(ARC)和差示扫描量热仪(DSC)实验数据的分析,定义了锂离子电池热失控的三个特征温度并讨论了其热失控机制。Wang等[4]利用符合ISO9705标准的燃烧室研究了50A·h磷酸铁锂/石墨电池的燃烧特性和最大放热率。Guo等[5]建立了在热滥用情况下电池温度分布的三维模型,通过实验和模拟结果的对比,分析电池内部产热、热传导和对流换热以及外部散热条件对电池温度分布及热失控行为的影响。罗庆凯等[6]基于电加热系统,对锂离子电池电量和充放电电流对热失控过程的影响进行分析,得出在恒定加热功率下,电池荷电量越高越容易发生热失控,电流越大放热反应越剧烈的结论。Zhao等[7]在防爆箱内用加热片对锂离子电池进行加热,通过实验和数值模拟的对比,以及加热温度、加热面积和散热速率对锂离子电池热失控行为的影响,分析热失控过程中电池内部副反应的类型。赖彭飞等[8]通过炉箱测试和FLUENT 数值模拟,分析了18650 型钴酸锂离子电池热失控的临界温度和荷电状态的关系。

目前,我国锂离子电池行业相关的国标对锂离子电池生产和储存过程中环境温度湿度提出了一定的要求,但是,在不同环境温度和湿度下高温热滥用导致锂离子电池热失控的机制和热行为的研究还远远不足。

湿度对热失控行为影响的实验研究

实验在尺寸为6000mm×1500mm×2000mm的实验平台内进行。该实验平台内装设有环境温湿度控制系统,以创造符合实验环境要求的理想的实验条件。选取某品牌NCM523三元锂离子动力电池(6A·h)进行实验,分别在电池上、下表面各设置2个K型铠装热电偶,炉盘表面和距离电池上表面5cm处各设置1个热电偶。调节环境温湿度,利用热电偶监测外加热源作用下NCM523三元锂离子动力电池达到热失控的演变过程,分析不同湿热环境下热滥用导致热失控的临界条件。

1.1常湿条件下热失控分析

在室温为30℃,空气相对湿度(RH)为50%的环境中,利用SOC为50%的电池,进行三组实验,每组实验结束后,开启通风机和环境湿度控制系统,待实验平台内环境温湿度恢复到设定的初始环境条件后,再进行下一组实验。三组实验均利用恒定功率1kW的电热炉作为热源,加热到660s,撤掉外热源。

从实验过程来看,在三组实验中,被加热的电池均经历了电池鼓包、少量冒烟、泄气、大量冒烟的热失控现象。电池3在实验时发生起火,其他两组未发生起火,其原因可能与电池个体差异有关。对电池加热实验过程中主要实验现象出现的时间进行统计分析,见表1。电池3的实验过程如图1所示。

表1主要实验现象发生时间统计

(室温30℃,相对湿度50%,SOC50%)

湿热环境下5G基站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分析
湿热环境下5G基站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分析

图1锂离子电池热失控过程

对每组实验电池上下表面的两个热电偶温度数值取平均值,得到电池上下表面温度曲线,见图2和图3。

由图2,3可以发现,在开始利用外热源加热电池后400s之内,由于电池下表面直接接触炉盘,电池下表面温升速率较大,上表面温升速率较小,3个电池下表面和上表面的温度均保持一致,无明显差异,说明这个期间电池的温升主要受外界热源热传导作用的影响,内部尚未发生电池副反应。400~660s期间,电池下表面温度突升,且3个电池下表面温升速率呈现明显差异,说明期间电池内部已经开始发生副反应,期间电池开始鼓包和少量的冒烟,由于初期的内部副反应不强烈,电池上表面温度温升速率变化不大,3个电池上表面温度也没有明显差异。660s以后,电池下表面温度有短暂的突降,是撤掉了外加热源的缘故。750s左右,电池软包外壳破裂,电池开始泄气的同时,电池上下表面温度同时出现骤升,该过程中3个电池上下表面温升幅度的差距较大,其中第3组电池由于起火,表面温度达到了最高,这种现象可能是由于电池单体差异所引起。燃烧结束后,电池温度开始缓慢下降,热失控过程结束。

湿热环境下5G基站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分析

结合锂离子电池上、下表面温度对比曲线可知,3组加热实验中锂离子电池上表面温度大约在110℃左右(500s),电池开始鼓包,说明内部开始发生副反应;电池上表面温度达到210℃左右时,电池开始泄气,说明电池开始进入完全热失控阶段,且在该实验工况下可能发生电池起火现象。

当电池发生起火后,电池上表面达到的最高温度会比未起火的电池高100℃左右。选择电池上表面温度进行分析,在室温30℃,常湿条件下加热锂电池发生热失控的临界参数统计见表2。表中电池发生泄气时的温度和时间分别为发生热失控的临界温度和时间。

表2热失控临界参数统计

(室温30℃,RH50%,SOC50%)

湿热环境下5G基站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分析

1.2高湿环境中的热失控行为

分别在室温30℃,环境湿度为50%,75%和100%的条件下进行加热实验,分析环境湿度对锂离子电池热失控的影响。3组实验电池SOC均为50%,电热炉均加热至660s。图4和图5分别为环境湿度50%,75%和100%条件下电池上表面和下表面的温度对比图。对电池加热实验过程中主要实验现象出现的时间进行统计分析,见表3。

湿热环境下5G基站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分析

从温度对比图中可以发现,环境湿度为100%时电池最先进入热失控状态且热失控最高温度远大于另外两组实验。在实验过程中,电池在环境湿度为100%条件下最先出现泄气现象,相比另外两组实验,泄气时间提前超过50s,并且在这之后发生起火,起火是导致热失控最高温度显著高于其他两组实验的主要因素。

表3主要实验现象发生时间统计

(室温30℃,SOC50%)

湿热环境下5G基站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分析

表4为在室温30℃条件下不同湿度环境中锂电池发生热失控的临界参数统计。发现在相对湿度为100%条件下,电池泄气的临界温度最低,为190.9℃,比相对湿度50%条件下减小了18.8%。热失控最高温度高于其他两组,且超过100℃,增加了37.2%。且在较高湿度的两组实验中,温升速率也相对较快。值得注意的是,在3组实验中,随着环境湿度的增加,达到热失控临界温度的时间在逐渐缩短,环境湿度100%条件下电池达到临界温度的时间比环境湿度50%条件下提前7.2%。说明湿度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三元锂离子电池热失控进程,显著增加了其后果严重程度。

表4热失控临界参数统计(室温30℃,SOC50%)

湿热环境下5G基站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分析

环境温度影响锂电池热失控分析

2.1热失控电化学模型

COMSOL多物理场模拟中的锂离子电化学模型[15]基于多孔电极理论,使用Butler-Volmer方程对电极活性材料和电解液之间的电化学过程进行控制,使用Fick第二扩散定律描述电极内部材料运动扩散规律。利用COMSOL多物理场仿真软件,模拟电热炉对电池的加热过程和电池撤掉外热源的过程,建立了几何尺寸为92mm×60mm×9mm的锂离子动力电池三维非稳态热滥用模型。利用COMSOL仿真软件对该电池模型进行分层网格划分,共有3291个域单元、1402个边界元和210个边单元。

由于本文实验中采用的是直接接触式加热,模拟模型中将锂电池的底面添加边界热源,并将其定义为广义源,考虑到实验时电炉产生的热量仅有部分被电池接收,经过计算,边界热源设置为Q=10000W/m2,该底面与边界热源进行换热的方式为热传导。锂电池6个面与外界环境的换热方式设置为对流换热。

2.2 模拟模型的验证

选择温度为30℃、湿度为50%条件进行实验和模拟对比分析。截取整个过程中4个时间点的电池表面温度进行对比分析,见图6。

湿热环境下5G基站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分析

图6电池温度场发展

(室温30℃,RH50%,SOC50%)

由图6可以看出,在对电池底部进行加热时,电池内部热失控从底部开始向上拓展,热量会逐渐向上、向外传导直到电池达到热失控的最高温度。图7为电池上表面平均温度模拟结果和实验结果的对比。

湿热环境下5G基站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分析

图7电池上表面模拟和实验温度对比

对比模拟和实验结果可以发现,模拟得到的电池上表面最高温度比实验最高温度低10.4%,进入热失控温度比实验时低8.3%。模拟和实验的结果在温度变化趋势上较为一致,在达到热失控的时间上较为吻合,且均能够体现电池在热失控过程中温度骤升的过程,说明热失控模型具有适用性,可以用于辅助定性分析。考虑到模拟时电池的换热条件设置均为理想化条件,而实验中的换热是复杂多变的。并且,模拟时的计算域仅为电池部分,未能充分考虑电池和周围环境边界的辐射换热,模拟和实验结果的误差是可以接受的。

2.3 不同环境温度条件下热失控行为分析

进一步通过模拟,得到在相对湿度50%条件下,电池在不同环境温度条件下的热失控曲线,如图8所示。从图8可以发现,不同环境温度条件会对电池热失控进程产生影响。具体表现为在环境温度为40℃时,电池最先达到热失控,经过654.6s达到热失控的最高温度482.3℃;在环境温度为30℃时,电池经过752.7s达到热失控的最高温度481.6℃;在环境温度为20℃时,经过820.6s后,电池最后达到热失控的最高温度481.8℃。说明随着环境温度的升高,电池会更容易进入热失控状态。

总结

1)在环境温度为30℃,RH为50%的条件下,NCM三元锂离子电池经过761s达到热失控,热失控的临界温度为234.1℃,经过780s达到热失控的最高温度465.8℃,温升速率为11.6℃/s。

2)高温条件下湿度加剧了NCM三元锂离子电池热失控行为的危险性:在30℃的高温条件下,湿度由50%增加到100%时,NCM锂离子电池达到热失控的时间提前了7.2%,热失控临界温度减小了18.8%,热失控导致的最高温度增加了37.2%,热失控过程中温升速率增加到了14.9℃/s。

3)常湿条件下,环境初始温度的提高,造成热失控提前发生,热失控发生的临界温度和峰值温度变化不大:当环境温度由20℃增加到40℃时,电池达到热失控的时间提前了20.2%;热失控临界温度的平均值为200.2℃,均方根误差为3.0℃。热失控最高温度的平均值为481.9℃,均方根误差为0.3℃。

从上述实验得知,基站温度对电池包内部的影响是不能忽视的!为了减少重量及成本, 配件对材料减薄及实际保温隔热有持续的需求,然而这对于材料的可靠性甚至换热性能都会带来新的挑战,未来也将通过保温材料优化解决。

德耐隆Telite®产品系列KW-PP采用独创新材料工艺帮助移动基站(锂电池)有效抵御户外高低温的影响,为电池提供安全合理的工作环境,从而保持电池的温度一致性,保持电池组的性能使用寿命。

湿热环境下5G基站锂离子电池热失控分析

电池包保温隔热防水防火专用材料德耐隆Telite®的关键技术包括导热、隔热、保温,低应力缓释技术,新型阻燃技术三大技术,在协助电池进行热管理、降低温差、实现热平衡;撞击、跌落、爆炸瞬间完成冲击力缓释;实现在高温、过充、刺穿防爆中的阻燃隔热效果等方面将取得决定性的作用。

下面这些特性使德耐隆Telite®保温隔热材料在各种电子设备和汽车应用中脱颖而出,并有助于您应对未来大容量锂电池系统和其他部件的设计和生产的相关挑战:

•热阻极低GB/T 10295-2008 0.155[m².K]/W

•优异的热稳定性(-185℃至200℃)

•严酷条件下的可靠性能——耐热冲击、抗氧化、抗潮湿和耐化学品性

•优异的电绝缘性(介电强度)

•隔热保温(导热系数仅为0.03W/m.k)

版权与免责声明 广州市绿原环保材料有限公司声明:本站内容及图片均由系统采集于网络,涉及的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如发现内容或图片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yeah_w@qq.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