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通过科学和创新,我们帮助各行各业的客户满足当今和未来社会发展的需求。

三元锂离子电池高电压下失效机理研究

   次浏览   清新电源   2020-11-13

导读:2019年被称为NCM811应用元年,CATL NCM811电池量产并声称已经解决安全问题,吉利几何A、广汽AionS、蔚来ES6和华晨宝马X1PHEV相继使用NCM811电池。NCM811的最大优势在于能量密度高,但高镍属性又决定了其安全性和产气问题较为突出。相比于NCM523可以将上限电压提高到4.3-4.4V,目前NCM811上限电压为4.2V,上限电压进一步提高电池产气严重,困难重重。要想搞定高电压三元电池,弄清其中的失效机理必不可少。


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Hubert A. Gasteiger课题组近年来利在NCM电池机理研究方面取得了突出成果。利用OEMS的优势在于可在线实时获取电池中电化学信号和气体成分信息,二者的结合可以揭示电池内部的化学反应机理。最近,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与美国罗德岛大学合作,利用包括OEMS在内的多种电化学手段对NCM811电池电解液在高电压下的氧化分解机理进行了研究,系统、深入揭示了4.6V高电压下NCM811电池电解液分解过程。。


文章浅析


图1.NCM811/石墨电池上限电压分别为4.2 V和4.4 V时电化学性能对比

首先,作者对比了NCM811/石墨电池上限电压分别为4.2V和4.4V时电化学性能的差异。如图1a所示,当上限电压为4.2V时,电池的初始放电容量约190mAh/g,循环100周容量保持率接近100%;而当上限电压为4.6V,电池的初始放电容量虽然提高至221mAh/g,但同样循环100周容量保持率仅有89%,容量仅比4.2V循环100周高9mAh/g。在图1b可以看到,上限电压4.2V循环100周最高电位峰值从初始的4.10V移动至4.05 V,而上限电压4.6V循环100周最高电位峰值从初始的4.10V移动至3.98V,表明上限电压4.6V循环电池材料的变化更大。

图2. 上限电压分别为4.2 V和4.6 V时的EIS对比

紧接着,作者对比了上限电压4.2V和4.6V循环电化学阻抗谱结果。如图2a和图2b所示,上限电压4.6V首周循环全电池阻值较4.2V高约33Ω,上限电压4.6V循环100周后阻值提高至197Ω,而4.2V阻止没有显著变化。图2c和图2d对称电池EIS结果则显示上限电压分别为4.2V和4.6V首周循环正极阻值增加明显,而负极阻值几乎相同,由此表明提高上限电压全电池阻值增大的主要来源是正极。

图3.NCM811/石墨电池前两周循环OEMS表征。电解液为LP57;EC:EMC=3:7,LiPF6浓度为1 M。

随后作者利用OEMS对NCM811/石墨电池前两周循环产气行为进行了分析。如图3所示,不论上限电压4.2V或4.6V,首次充电均能检测到C2H4和CO,这主要是EC和EMC还原所产生的。此外,循环过程能检测到DEC和DMC,二者源于EMC的酯交换反应所生成。当上限电压从4.2V提高至4.6V,CO2、O2和H2量均大幅增加。结合前人的研究认识,由于上限电压提高,正极材料循环过程结构变化加剧,O2释放量增加。释放的O2又会同电解液反应加剧电解液的氧化,进而产生更多的CO2。电解液氧化产生的质子H扩散至负极还原形成H2

图4. (a)全电池分别3.0-4.2 V和3.0-4.6 V循环100周后电解液成分分析对比;(b)全电池分别3.0-4.2 V和3.0-4.6 V循环1周、2周和100周后电解液中DEC和DMC含量对比。

如图4a所示,新鲜LP57电解液溶剂成分仅含EC和EMC,上限电压4.2V和4.6V循环后电解液中除了EC和EMC还能检测到DMC、DEC和寡碳酸盐。如上文所示,DEC和DMC来源于EMC的酯交换反应,而寡碳酸盐则来源于EC的酯交换反应。如图4b所示,随着循环周数的增加,电解液中DEC和DMC含量不断提高,但二者浓度最显著的变化来自首周循环。从图4b还可以看到,首周循环后DEC和DMC浓度似乎与上限电压无关,但随着循环周数的继续进行,循环上限电压越高DEC和DMC浓度也越高。由此表明上限电压对酯交换反应产物的初始形成影响不明显,但对后续累积形成有明显影响。

图5. 上限电压分别为4.2 V和4.6 V时循环后的石墨负极XPS表征。

最后,作者利用XPS对上限电压4.2V和4.6V循环后的石墨负极进行了表征。如图5所示,新鲜石墨负极可以观察到石墨(284.2eV)、碳氢化合物/SBR(284.8eV)和CMC(286.9和288.5eV)的特征峰。但随着循环的进行,该三者的特征峰强度逐步降低甚至不可见,而-CO2和-CO3的特征峰开始出现,表明循环后石墨负极表面确实形成了SEI膜。此外,新鲜石墨负极表面没有观察到含氟物质和含磷物质的特征峰,但循环后尤其是上限电压4.6V循环后,石墨负极表面能检测到LiF (684.9eV)和LixPFyOz(687.0eV)的特征峰。更为重要的是,新鲜石墨负极无Ni特征峰,但上限电压4.2V和4.6V循环后石墨负极表面Ni特征峰非常明显。值得注意的是,以上循环后新物质特征峰强度随着上限电压提高而增强,表明随着上限电压提高电池副反应加剧,且正极溶出的Ni离子会扩散至负极并在负极沉积。


结论

(1)随着循环上限电压的提高,NCM811/石墨电池正极结构破坏和副反应加剧,CO2、H2、O2气体量不断增加,正极溶出的Ni离子扩散至负极并在负极沉积;

(2)随着循环上限电压的提高,NCM811/石墨电池阻值的增大主要源于正极。


参考文献:

Nina Laszczynski, Sophie Solchenbach, Hubert A. Gasteiger, Brett L. Lucht. Understanding Electrolyte Decomposition of Graphite/NCM811 Cells at Elevated Operating Voltage. Journal of The Electrochemical Society, 166 (10) A1853-A1859 (2019).

版权与免责声明 广州市绿原环保材料有限公司声明:本站内容及图片均由系统采集于网络,涉及的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如发现内容或图片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yeah_w@qq.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Top